白云边

且就洞庭赊月色。
年更选手,咕咕咕上线

现状


我在等汴河的春暖花开,可是你不在了。再也没有你了,方应看。

方应看。

【刀剑乱舞】美人鱼名场面

*ooc

*沙雕预警

*蹲马桶的突发奇想




狐之助:鲶尾先生,你好你好你好,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帮你的?


鲶尾:我要说的事,你们千万不要害怕。


狐之助:我们是工作人员,我们不会怕,你请说。


鲶尾:我家审神者,变成青蛙了。


狐之助:青蛙是哪一位?


鲶尾:不是哪位,是绿色圆圆的青蛙🐸。


狐之助(画西瓜)


鲶尾:不是西瓜,审神者是青蛙。


狐之助(画青苹果)


鲶尾:也不是苹果,是青蛙


狐之助(画蝌蚪)


鲶尾:脚呢?不是蜕变前是长了脚的。


狐之助(画蛤蟆)


鲶尾:这???


另一只狐之助结果,画蛤蟆舌头。


鲶尾:青蛙啊啊,变成的是青蛙啊,就是绿色花纹,会吃蚊子,舌头长长的青蛙,明白吗!


狐之助:明白了,你请说。


鲶尾:我是在内番的时候遇见主上的,她还是正常模样,她说我肯定在掏马粪,试问谁不知道?她开始疯狂的数落我,邦的一声她变成一只青蛙跳到我脸上,我没看清路栽到马粪池里,我就像人……


狐之助偷笑。


鲶尾:你在笑什么?


狐之助: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鲶尾:什么高兴的事情?


狐之助:我负责的审神者前阵子领养了一只青蛙。


另一只狐之助笑。


鲶尾:你又笑什么?


狐之助:我负责的审神者也养了一只青蛙。


鲶尾:你们俩负责的是同一个审神者?


狐之助笑:对对,对……


狐之助:啊,不是,是两个相邻本丸的审神者。


鲶尾:我再重申一遍,我没有开玩笑。


狐之助:对,对……


鲶尾:喂!


狐之助:哎,我们言归正传啊,那个,这个青蛙,她好不好看?


鲶尾:她不是好不好看的问题,她的眼睛大大的,带有绿色花纹的皮肤很好看,舌头长长的会吃蚊子,遗憾的是那天太黑她还跳到我脸上,我跌进马粪池里……


狐之助偷笑。


鲶尾:你又笑,我忍你很久了。


狐之助:我负责的审神者养了只青蛙。


鲶尾:你明明就在笑我,你都没停过。


狐之助:鲶尾先生,我们受过严格的训练,无论多好笑的事我们都不会笑,除非忍不住。


工作人员:不如这样,鲶尾先生,你先回去照顾审神者,我们一有把青蛙恢复成正常模样的消息就通知你。


鲶尾:好,你们赶紧去查查怎么回事,狐之助不要老是吃油豆腐了。


鲶尾出门。


狐之助狂笑。


鲶尾回头。


狐之助:鲶尾先生,你家审神者变回来了吗?


鲶尾出门。


狐之助再次狂笑。


鲶尾再次回头。


狐之助:鲶尾先生你也变成青蛙了吗?


【黑执事乙女】当你变小了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内含塞/葬

塞巴斯蒂安

清晨

你的执事熟练地推开门带着早餐进了你的房门准备叫醒你

但床上只有小小的一个团子套着大大的衣服蜷缩在被子里

塞巴斯蒂安想了想

还是决定叫醒你

你迷迷糊糊的醒来

两只小小的手伸向塞巴斯蒂安

执事心领神会地把你抱起来给你洗漱

“小姐真像猫呢。”

384:像猫,我想……

葬仪屋

你熟练的睁开眼推开棺材盖起床准备叫醒自家老板

你出了棺材后走向葬仪屋的棺材

正当你准备推开盖的时候

你清楚地看见你自己的手变小了

你不得不搬来小椅子踩上去

在一番努力后你推开了

入目的是葬仪屋银白色的长发和精致的面容

你小小的手伸向葬仪屋的肩膀准备摇醒他

萤绿色的眸子顿时睁开

他伸手把你揽进怀里

“哎呀哎呀,小生的小姑娘真的变成小姑娘了?”

然后你在他帽子上趴了一天

我好菜呜呜我写的都是什么玩意

(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黑执事乙女】当你变成小动物

#第一次发文

#很ooc

#塞/葬

#dbq俺不会写啵酱俺太菜了

塞巴斯蒂安

你在餐桌前优雅地用餐

你的执事正给你端来甜品

“嘭”的一声你变成了一只奶白色的猫

你似乎忘了你家的执事是猫奴

“小姐今天也很可爱呢。”

今天的384吸到猫了!!

葬仪屋

葬仪屋给今早送来的尸体做好最后的工作后

你已经趴在棺材边睡着了

葬仪屋走过去帮你拿了毯子盖在你身上

你听到动静皱着眉头地挥了挥手

不知碰到什么你凭空消失留下的只有毯子下一个圆圆的凸起的球

葬仪屋掀开毯子一看是你变成小兔子了

坏心眼的葬仪屋把你吊在他帽子的长长的拖尾上

你是被颠醒的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

今天的葬葬搞到笑料了吗

dbq俺太菜了(当个笑话看看?(你